七情與病

七情 過極或過久都可以入臟,久而皆入心而使心傷。

七情與病

 

與生之來謂之精,兩精相搏謂之神,隨神往來謂之魂,並精出入謂之魄,可以任物謂之心,心有所憶謂之意,意有所存謂之志,因志存變謂之思,因思遠慕謂之慮,因慮處物謂之智。故智以養生也。

黃帝內經‧素問 針灸甲乙經.精神五藏論第一
怒則氣逆,甚則嘔血,及食而氣逆,故氣上。暴怒傷陰。 盛怒者,迷惑而不治。
喜則气和志達,營衛通利,故氣緩。暴喜傷陽。p.141 喜樂者,神憚散而不藏。愁憂者,氣閉塞而不行。
悲則心系急,肺布葉舉,兩焦不通,營衛不散,熱氣在中,故氣消。 悲哀動中者,則竭絕而失生。
恐則神卻,卻則上焦閉,閉則氣還,還則下焦胀,故氣不行。 恐懼者,蕩憚而不收。
驚則心無所依,神無所歸,慮無所定,故氣亂。  
思則心有所傷,神有所止,氣流而不行,故氣結。 怵惕思慮則傷神,神傷則恐懼流淫而不正。
寒則腠理閉,營衛不行。則氣收。  
熱則腠理開,營衛通,汗大泄,故氣泄。  
勞則喘且汗出,內外皆越,故氣耗。  

針灸甲乙經p. 657

功能 在氣 在液 在聲 在變動 在志 精氣並於藏 氣虛
藏血 藏舍魂 怒,怒不已,亦生憂
藏脈 脈舍神 悲憂 笑不休
藏營 營舍意 飢或畏 四肢不用,五藏不安 腹胀,涇溲不利
藏氣 氣舍魄 鼻息不利,少氣 喘喝,胸覮仰息
藏精 精舍氣 胀,五藏不安

胃氣虛,則使人夢見舟船溺人,得其時則夢伏水中,若有畏恐。是以少氣之厥,令人妄夢,其極至迷。三陽絕三陰微,是為少氣。脈要精微論篇第十七節錄

是知陰盛則夢涉大水恐懼,陽盛則夢大火燔灼。陰陽俱盛,則夢相殺毀傷。 上盛則夢飛,下盛則夢墮,甚飽則夢予,甚飢則夢取;肝氣盛則夢怒,肺氣盛則夢哭。短蟲多則夢聚眾,長蟲多則夢相擊毀傷。

七情之傷:五藏主藏精者也,不可傷;傷則失守陰虛,陰虛則無氣,無氣則死矣。

氣 虛與夢
肝志怒。怒则气上。悲哀動中則傷魂,魂傷則狂妄,其精不守,令人陰縮而筋攣,兩脥肋骨不舉 毛脆色夭,死於秋 夢 見 蘭 香 生 草 , 得 其 時 則 夢 伏 樹 下 不敢 起 。
心志喜。喜则气缓。怵惕思慮則傷神,神傷則恐懼自失,破膕脫肉 毛脆色夭,死於冬 夢 救 火 陽 物 , 得 其 時 則 夢 燔 灼
脾志思。思则气结。愁憂不解則傷意,意傷則悶亂,四肢不舉。 毛脆色夭,死於春 夢 飲 食 不 足 , 得 其 時 則 夢 築 垣 蓋 屋 。
肺志忧。惊则气乱。肺喜樂,樂極則傷魄,魄傷則狂,狂者意不存,其人皮革焦。 毛脆色夭,死於夏 夢 見 白 物 , 見 人 斬 血 借 借 。 得其 時 則 夢 見 兵 戰 。
肾志恐。恐则气下。腎盛怒未止,則傷志,志傷則喜忘其前言,腰脊不可俯仰。恐懼而不改,則傷精,精傷則骨酸痿厥,精時自下。 毛脆色夭,死於季夏  

我們學道 的人,不要貪什麼.不要貪自己不應該得的東西—不要去強求。*王鳳儀

心者 君主之官也 神明出焉 *理明心正淫恨少—沒有淫恨,你就理明心正了。
肺者 相傅之官 治節出焉 *義缺傷肺盜惱差— 義字缺了,就會把肺給傷了。
肝者 將軍之官 謀慮出焉 *仁能養肝戒怒殺–仁就是仁德之心、悲天憫人。
膽者 中正之官 決斷出焉  
羶中者 臣使之官 喜樂出焉  
脾胃者 倉廩之官 五味出焉  
大腸者 傳道之官 變化出焉  
小腸者 受盛之官 化物出焉  
腎者 作強之官 伎巧出焉 *智除煩水腎生花—你有智慧就不會有煩惱。
三焦者 決瀆之官 水道出焉  
膀胱者 州都之官 津液藏焉,氣化則能出矣  

情志剋勝關係:《素問·陰陽應象大論》怒傷肝,悲勝怒;喜傷心,恐勝喜;思傷脾,怒勝思;憂傷肺,喜勝憂;恐傷腎,思勝恐。

形志過度與疾病發生的規律:《素問·血氣形志》:形樂志苦,病生於脈;形樂志樂,病生於肉;形苦志樂,病生於筋;形苦志苦,病生於咽嗌;形數驚恐,經絡不通,病生於不仁。

形志治療:《素問·寶命全形論》:凡刺之真,必先治神。治神,養身並重。《素問·四氣調神大論》:要順應自然界春夏秋冬四時生、長、化、收、藏的規律保養神氣,春使志生、夏使志無怒、秋使志安寧、冬使志若伏若匿,調節情志,勿使過度,否則傷害五臟,發生病變。

五臟變腧第二

黃帝問曰;五臟五腧,願聞其數?岐伯對曰:人有五臟,臟有五變,變有五腧,故五五二十五腧,以應五時。
肝為牡臟,其色青,其時春,其日甲乙,其音角,其味酸(《素問》曰肝在味為辛,於經義為未通。)
心為牡臟,其色赤,其時夏,其日丙丁,其音徵,其味苦(《素問》曰心在味為咸,於經義為未通。)
脾為牡臟,其色黃,其時長夏,其日戊己,其音宮,其味甘。
肺為牝臟,其色白,其時秋,其日庚辛,其音商,其味辛(《素問》曰肺在味為苦,於經義為未通)。
腎為牝臟,其色黑,其時冬,其日壬癸,其音羽,其味咸。是謂五變。

臟主冬,冬刺井;色主春,春刺滎;時主夏,夏刺腧;音主長夏,長夏刺經;味主秋,秋刺合。是謂五變,以主五腧。曰:諸原安合,以致五腧?曰:原獨不應五時,以經合之,以應其數,故六六三十六腧。

曰:何謂臟主冬,時主夏,音主長夏,味主秋,色主春?曰:病在臟者取之井,病變於色者取之滎,病時間時甚者取之腧,病變於音者取之經,經(一作絡)滿而血者病在胃(一作胸),及以飲食不節得病者,取之合,故命曰味主合,是謂五變也。人逆春氣則少陽不生,肝氣內變;逆夏氣則太陽不長,心氣內洞;逆秋氣則太陰不收,肺氣焦滿;逆冬氣則少陰不藏,腎氣濁沉。夫四時陰陽者,萬物之根本也。所以聖人春夏養陽,秋冬養陰,以從其根,逆其根則伐其本矣。故陰陽者,萬物之終始也。順之則生,逆之則死;反順為逆,是謂內格。是故聖人不治已病治未病,論五臟相傳所勝也。假使心病傳肺,肺未病逆治之耳。

© 2014 寰宇針灸與傳統中醫

 

 

Leave a Reply